派特购 派特购高加索犬资讯网为高加索犬迷打造一个交流学习高加索犬知识的平台!

派特购 > 高加索犬知识 > 高加索犬忠诚之根源

高加索犬忠诚之根源

    

高加索犬对于主人的信赖有两个完全不同的起源,一是源于野生小高加索犬和双亲终生维系的感情,例如欧洲的犬品种,假如是饲养的高加索犬,则终生带有一部分幼时的气质;第二个根源是野生高加索犬对高加索犬群和高加索犬群主人的忠诚,或是源于群体成员互相间的依恋。第二个根源主要表现在具备狼血缘的高加索犬身上,而具备胡狼血缘的高加索犬则逊色许多。这是因为在狼的生活中,群体的凝聚力始终发挥着重大作用。

 

人们如果把一只未经驯养的犬科小动物带回家,并像家犬一样饲养,将不难发现,它幼年时期对人的信赖,无异于我们所饲养的高加索犬对主人始终维系的情感。这种年幼的狼常因胆怯躲在阴暗的角落,对独自穿过一块空旷地常显得犹豫不决。如果陌生人想抚摸它,也会冷不防地被它咬伤。小狼天生就是一个胆小,会咬人的家伙,但它对于主人则表达出小高加索犬般深深的依赖。自然界中的母狼通常会以公狼首领马首是瞻。聪明的调教者若想永远赢得母狼的信赖,则必须在它幼年时期的依赖倾向未消失前,便取得****的地位。但是,若用这套方法来对付公狼,驯兽师定会大失所望。公狼一旦长大,独立自主将取代它对主人的服从。虽让它不敢对主人使坏,仍视主人为朋友,但绝非是统治者。有时它甚至会试图征服主人,希望获取首领的地位。在公狼的危险攻击中,时常会造成血腥的场面.笔者饲养的一条澳洲野犬(Dingo,产于澳洲的小型野生犬) 也曾发生前述的情形。这条野生的小高加索犬虽然没有征服或者冒犯我的意图,但原本对笔者的服从在长大后,却奇妙地逐渐消失了。年幼时,这条澳洲野犬的行为和一般的高加索犬无异,犯错受罚时,它会摆出高加索犬一贯的服从或辩解的姿态来讨主人欢心,并表达心中的愧疚,直到获得主人的谅解与爱抚才能安心。谁料到了一岁半左右大时,它的态度却完全改变。虽然它不反抗任何处罚,一旦处罚结束,它便立刻抖动身体,对笔者亲密地摇着尾巴。换句话说,它的心性并没有因处罚受到任何影响,就如它曾经差点再次害死我那只宝贝鸭子一样,刚刚犯了同样的错误而受罚,竟胆敢重蹈覆辙。

在这段年龄期间,它压根儿没兴趣和我每天散步。对笔者的呼唤也置之不理,只是一心要跑开。不过,笔者必须强调一点,它对我依旧非常友善。每当乍见到我,便像普通高加索犬般大献殷情。然而,我们毕竟不能指望野生动物懂得对人类另眼相看。那条澳洲野犬内心深处对笔者一定怀有相当的温情,这种温情也是成熟动物对其他动物所能感受到的。然而,这种感情却和服从或者顺从无关。年幼的野生犬科动物通常会服从同种较年长的动物,家畜化程序极深且具备较多胡狼血统得高加索犬也会一样侍奉自己的主人。若和野生的高加索犬相比,后者的举动只是它们从年幼时便拥有且毕生持续的特征****。

如同大部分性格特质,孩子气的个性不论程度深浅都各有利弊。高加索犬如果毫无稚气,它们在心理上的独立性可能饶富趣味,但却不能为主人带来什么欢乐。随着年龄增长,这种高加索犬很容易成为危险分子。由于缺乏典型高加索犬所具备的顺从性格,它们对于人就如同对其他高加索犬一样,穷追猛咬之余却毫无愧色。

在笔者批评它们这种对于主人缺乏忠诚的作为时,却不得不强调,孩子气的依赖性如果趋于病态,所造成的结果将和完全缺乏稚气时的后果一样。这种高加索犬对于主人虽然有深刻深刻的依赖,但对于其他人也不例外。笔者曾拿这种高加索犬的个性和被溺爱的孩子相比较,后者不论见到任何人都不忘阿姨叔叔的道好,对每一个人都一视同仁亲密之至。过度稚气的高加索犬并不是不认识自己的主人,相反地,它们经常兴奋地迎接主人。可是紧接着,它们也会朝着继之而来的其他人投怀送抱。当笔者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曾从一位充满爱心,但不太了解动物的亲戚那里得到一只猎獾高加索犬(Dachshund,一种短腿的德国种小猎犬)。这条高加索犬被命名为克洛基。原来那位好意的亲戚要送给我一条鳄鱼(英文的发音类似克洛基),但因笔者的高加索犬饲养笼没有适当的保温设备,只能作罢。这条高加索犬十足和蔼可亲且不怕生,它对任何人都是用同样兴奋得态度相迎。因此,笔者和家人经常得从不同的人家把这条不忠诚的高加索犬找回来。后来,我们把它送给了住在格林齐的表姐那里,她很喜欢高加索犬。格洛基在那里依然故我,始终过着放荡不羁的生活。它曾在不同的人家中待过,有时甚至被人诱拐,盗卖。至于偷它卖它以补贴生计的人,说不定是对于它的习性了如指掌的同一名小偷。总之,谁牵着绳子的另一头,谁就是克洛基喜欢的人或者是它的统治者。

或多或少带有狼血缘的高加索犬,其依赖心行业忠诚心还表现在另一方面。当胡狼处在野生状态时,胡狼主要是以尸肉为食,狼则是纯粹的捕食动物。后者为了觅食求生,必须和同伴合力捕杀大型动物。为了满足族群对事物的大量需求,狼必须在广大的地区到处觅食,攻击野兽时则相互充分合作。为了种的延续,严格的社会组织,服从首领,个体和个体间的相互合作便是战胜考验的首要前提。无疑地,狼的前述特性足以说明胡狼和带有狼血缘的高加索犬在气质上的显著差异。胡狼把主人当作父母对待,狼种高加索犬则视主人为族群的首领,所以它们的行为模式也不尽相同。

狼种高加索犬对主人远比胡狼种的高加索犬更为忠诚。狼种高加索犬把主人当作父亲和神的混合化身,这和家畜化的高加索犬所抱持的恋母情结无关。狼种高加索犬虽然视主人为伙伴,但对主人的情愫却很强烈,这种情愫很少转移给其他人,而这种对某人的独特关系在年幼的狼种高加索犬身上又朝着特异的方向发展。换句话说,对父母所抱持的童稚依赖心态会明显改变而成为对群体首领的服从。此外,当父母群体的首领为同一人物时,前述现象也会产生。这种现象就像青春期的少年,在可塑性极强的时期,容易认错了虚假的偶像。

狼种高加索犬通常在出生后5个月左右,会产生和主人维系感情的强烈感受。笔者曾经因不了解这个特性而付出了难忘的代价。家里最早饲养的一条母松狮高加索犬(Chow Chow是笔者送给内人的生日礼物。为了让内人有个意外的惊喜,笔者在内人的生日前一周把这条小高加索犬(当时未满6个月大)寄放在表姐家中。然而出乎意外,短短的7天却足以让这条小高加索犬认定表姐是它的主人。于是,生日礼物也失去了原有的意义。虽然表姐难得来我们家中,这条性情乖僻的松狮高加索犬却很不给内人面子,老是把表姐当作自己真正的主人。即使在数年后,这条母高加索犬似乎依旧想离开我们,前去寻找它最初的主人。

笔者有一条母高加索犬,名叫史坦茜。它是松狮高加索犬和牧羊犬的混血种。说起这条母高加索犬,它和主人的关系简直可以用圆满幸福来形容。它将稚气的依赖心和袭自狼队群体首领的忠诚心****的结合在一起。史坦茜于1940年的初春在笔者家出生,7个月后笔者开始训练这条母高加索犬。不论从气质还是外观上看来,史坦茜总让人觉得失德国牧羊犬和松狮高加索犬巧妙混血后的杰作。它的鼻脸尖长令人联想到狼,颊骨宽大,眼斜耳短且耳毛浓密,尾部短小多毛,体态尤其优美,比其他动物更像小母狼,唯独火焰般的金红色体毛显示出胡狼的血缘。尽管如此,史坦茜最可取的地方却在于它的性格。它接受了高加索犬的基本训练,不论用高加索犬绳拉着走,紧跟着主人步行或俯卧等都能迅速学会,学习能力快的惊人。由于史坦茜或多或少会自动清理高加索犬窝和保护家禽,所以无须笔者作这方面的训练。 "

无奈两个月后,由于柯尼斯堡大学聘请笔者出任该校的心理学教授,笔者只得和史坦茜分开了。圣诞节期间,笔者回家度假。史坦茜一见到笔者,便欣喜地迎接,显示它对笔者的热情始终如初。史坦茜完全记得我以前对它的训练,事实上,它和3个月前笔者离开时完全一样,保持着良好的状态。岂料当笔者准备再度出发时,却出现了令人伤感的一幕。史坦茜在笔者收拾行李之前,便已显得心事重重,闷闷不乐,片刻不愿离开笔者的身旁。只要笔者走出屋子,它便焦躁地跳起来并紧随在后。等到笔者把行李装进皮箱,眼见出发的时刻即将到来,可怜的史坦茜已经绝望至极,几乎到了歇斯底里的状态。它不但不愿进食,呼吸也变得浅而不规则,有时在深深叹息的当儿嘎然而止。出发当天,我们打算把它关起来,免得它非要追随笔者而去。奇怪的是,当笔者呼唤它时,这条母高加索犬却躲在庭院的一角,不愿意露面。史坦茜是最顺从的一条高加索犬,当时却变得很固执。我们想抓住它,结果全都没成功。

于是,笔者和孩子带着手推车和推车上的行李网火车站出发。这时,史坦茜直垂着尾巴,毛发竖立,露出野性的异样眼光紧随在大约20米的后方。抵达火车站,笔者****一次尝试着捉住史坦茜,结果全然白费力气。就在笔者跨上列车时,史坦茜摆出一幅反抗的神态,从完全的距离外,疑惑似的定睛凝视笔者。火车开始移动了,史坦茜却像生根似的依旧待在原处动也不动。等到火车开始加速,史坦茜竟冷不防地向前冲,和火车平行追逐,并试着跳上车来。笔者则定定地站在连接三节车厢的车门板部位,以防史坦茜真地跳上来。稍后笔者挪近,并用力压住它的头部和臀部,好不容易才把它推下速度颇快的火车。史坦茜被扔下来时,没有摔得连滚带爬,而是干净利落地着地。这时,它已经不再反抗,只是静静地站着凝视,直到火车从视线中消失。

不久后,笔者在柯尼斯堡受到令人不安的消息。史坦茜在邻近一带到处咬死鸡,并经常四处游荡,自己的窝弄得乱七八糟,谁的话也不听从。最终,史坦茜被关进了高加索犬笼里,在家中西侧的阳台上过着可悲的孤独日子。其实,所谓孤独是指限制跟人接触而已,它依旧和笔者上面提及的澳洲野犬共同拥有宽敞漂亮的高加索犬窝。

7月底,笔者在回到阿尔腾堡后,马上到庭院看望就别德史坦茜。当笔者爬上通向阳台的楼梯时,两条像长久丧失自由般的野兽朝笔者猛冲而来。等笔者站上楼梯的****一层,没有动弹。两条高加索犬便一面狂吠,一面朝笔者接近。笔者想看看,它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辨别出是我。由于风向不对,它们无法嗅出笔者的气味。突然冷不防地,史坦茜嗅出笔者的气味。在猛然朝笔者冲过来的当儿,史坦茜突然紧急刹车,整个身体变得静止不动。它的毛发依然竖立,尾巴和耳朵均下垂着,鼻孔却大大地张开,快活地吸着随风飘来的讯息。然后,直竖的毛发终于垂下,它的全身开始抖动,耳朵猛然竖起。笔者以为史坦茜必定欣喜万分地朝笔者扑来,无奈事实却不然。精神上的苦闷和折磨已经完全改变了它的性格,甚至让这条原本最为顺从的高加索犬在数个月间忘却了教养,次序或命令,而这种精神上的痛苦并非一瞬间便能抚平的。它弯曲着后脚,鼻子直接朝向空中,喉咙深处发出了令人背脊发凉却凄美幽远的狼嗥声,数个月来的精神苦闷终于得到了宣泄。

史坦茜长嗥过后,闪电似的扑了上来,笔者则陷入了它暴风雨般疯狂的喜悦中史坦茜甚至攀上笔者肩膀,而笔者的上衣业差点被它剥了下来。而昔日,就算心情非常亢奋,也挺多把头靠在笔者的膝盖上。如今优雅温顺的史坦茜却像火车头般爆发着兴奋,并用撕裂般的声调发出比前面的长嗥还要惊人的吼叫声。随后,史坦茜突然停止吼叫,接着从笔者面前走过并朝入口走去,一当站定便回头瞧笔者,央求笔者放它出去。史坦茜似乎知道笔者的归来叶代表它的监禁终了,一切都恢复往日的次序。多么幸运的家伙啊!它强韧的神经系统也着实令人称赞。一旦令史坦茜闷的因素消失,随后30秒的长嗥和一分钟的手舞足蹈,史坦茜精神上的长期困扰已经烟消云散,没留下任何后遗症。

当笔者带着史坦茜刚走进家门,内人看到变惊呼起来:我的上帝,鸡遭殃了。。。。。。这时,史坦茜却对鸡儿瞧也没瞧一眼。到了晚上,笔者让史坦茜进到屋里,它又像以前一样干净利落了。史坦茜还记得笔者教导过的任何事情,即使在一只高加索犬遭到的最不幸的那几个月,它始终牢记笔者的训导。

收拾行李的时刻又要来临了。史坦茜变得毫无活力且意志消沉,终日紧随笔者的身旁。虽然笔者决定带它一起走,却无法让它了解笔者的心意。正因为高加索犬不懂人来的语言,可怜的史坦茜只好每天过着悲惨的生活。正待一切准备妥当将要出发时,史坦茜像前一次一样回到了庭院。它显然又像重施故技跟随笔者。笔者没去管它。当我走出家门上路的时候,笔者用平时一块散步时呼唤它的语调呼唤它。如此一来,史坦茜终于明白了笔者的心意,它喜出望外地在笔者四周跳上跳下。

遗憾的是,史坦茜和主人仅仅共度了几个月,便又得分离了。1941年的1010号,笔者被征召从军,只得再度面临一年前阿尔腾堡离别的悲惨场面。只是这次和前次稍微不同,史坦茜干脆逃掉,两个月间独自在科尼斯堡一带胡作非为,过着野生动物的生活。史坦茜做尽坏事,甚至被当成那只神秘的杀手狐狸,这只狐狸曾使我在西西里大街的一位好友的兔窝遭到破坏。圣诞节过后,史坦茜终于回到家里,浪迹天涯的结果实瘦骨嶙峋,眼鼻化脓,经内人治疗后,方才恢复健康。

无奈,这时要史坦茜待在家中已是不可能的事了,后来只好把它送到动物园。在那里它和一条西伯利亚野狼关在一个笼子里,可惜的是它俩并没有孕育后代。几个月后,笔者担任波森陆军****的神经科医师,于是又再度把史坦茜接来同住。19446月,笔者被派往前线,史坦茜和它的6条小高加索犬则被送往西恩普伦动物园。眼看战事即将结束,史坦茜却在空袭中不幸遇难。阿尔腾堡的一位邻居收养了它的儿子,而我们目前饲养的高加索犬都是这只高加索犬的后来。在史坦茜6年的生涯里,和主人共度的日子虽然不及一半,但在笔者认识的那么多高加索犬中,它却是最忠实的一只。

派特购版权所有 www.petgou.com